熱門搜索: 羊肉  羊價  養羊  山羊  品種  寒羊  肉羊  黑山羊  綿羊  奶山羊 
日期:2016-03-23     播放:824    
  本期節目主要內容: 最近關于疫苗的事兒,大家都很關心。不過,關于防疫,關于疫苗,這些事兒你還是得知道!春天到了,好像什么事都該忙起來了。

對于養殖戶來說,選種非常重要,要是沒選好,買來了些帶病的,這辛苦錢可真就打水漂了。我們來看專家給支的第一招:先從外觀看健康程度;第二招:檢查它的養殖檔案。在身份證件中,每一項都不能少,而防疫指標是最重要的。第一看它有沒有打過疫苗,第二,打了疫苗以后檢驗得怎么樣,抗體是不是合格。


【主持人】:春天來了,養殖戶們都開始忙著買牛買羊了。家住山東省膠州市的冷進祥已經養了8年的羊了,按理說應該算是一個行家里手了,然而這幾天他卻一直在為買種羊的事發愁呢。

【采訪】:

記者:開春了你最近最操心的是啥事?

山東青島膠州市洋河鎮冷家村 冷進祥:我想買點種羊。

【解說】:老冷的羊場平時呢也就養五六十只羊,今年春節賣了四十只。這兩天老冷一直盤算著再買十來只種羊,一下就得花個三四萬元。

養羊防疫大事

【采訪】:

山東青島膠州市洋河鎮冷家村養殖戶 冷進祥:三四萬對我們農民來講不是小數目。錢是一方面,主要我怕買到病羊。買到病羊,我的錢就打水漂了。

記者:你每次買羊都這么擔心嗎?

山東青島膠州市洋河鎮冷家村養殖戶 冷進祥:從前買羊一直不那么擔心,從前年開始,我看電視上我國有的地方的羊得了瘟疫,我買羊現在提心吊膽的。

中國動物衛生與流行病學中心總獸醫師 王志量:其實養殖戶的擔心一點都不多余。是2013年一場突如其來的病,傳到我們國家以后,導致養殖戶觀念的改變。

【解說】:2013年從西亞傳入我國的羊瘟,短短幾個月之內,就傳遍了我國20多個省的260多個縣。造成了巨大的經濟損失。雖然羊瘟風波已經過去了,但是留在養殖戶心中的擔憂并沒有散去。每到春天買羊的時候,心里總不踏實。

【采訪】:中國動物衛生與流行病學中心主任 馬洪超:中國有句古話叫家財萬貫,帶毛的不算。家畜家禽養殖風險非常高。

【解說】:一旦發生瘟疫,對養殖戶和消費者都會造成影響。對養殖戶來說可能會血本無歸,而有些地方由于價格波動會出現供應短缺。目前,這種羊瘟病毒在我國還沒有完全滅絕。只要病毒存在,就有可能引發疫情。

【采訪】:中國動物衛生與流行病學中心總獸醫師 王志量:現在正好是春防最忙的時候,我們到各地去調研,恰好這個地方就是我們的調研點。

【解說】: 像老冷的羊場常年就養五六十只羊,規模不大不小,在養羊戶中很有代表性。

【采訪】:中國動物衛生與流行病學中心總獸醫師 王志量:他在春節之前賣了一批羊,正好需要補進新的種羊。今天他也希望我跟他一起,到種羊場進行挑羊??纯丛趺礃影押萌肟陉P,防止病傳進來,避免大的損失。

中國動物衛生與流行病學中心總獸醫師 王志量:引進種羊這一關是最重要的。好多病是在引種羊的時候不慎帶進去的,一旦引進去了后患無窮,你想再把它去掉是很難的。俗話說:請神容易送神難,這病毒進來,非常難以去除。

【解說】:挑出健壯的種羊對老冷來說不是件難事,也就半個小時的功夫,他就挑出了十來只自己很滿意的種羊,然而,老冷并不了解羊瘟是咋回事,他想讓專家看看這些羊的健康狀況。

【采訪】:中國動物衛生與流行病學中心總獸醫師 王志量:羊瘟有個什么特點呢?它就是一把鼻涕一把淚,肺炎拉稀死得快,有這個特征。你看這只羊鼻子很干凈,嘴巴非常干凈。你再看后邊,也是非常干凈,這只羊不拉稀,看它呼吸非常正常。

【解說】:專家告訴老冷,從外觀上看,這只羊是完全合格的,但是就這么把羊帶出羊圈,僅憑用眼睛看是不行的。第二步,還必須要檢查這只羊的養殖檔案。

【采訪】:種養場場長 丁婧:咱們場的每一只種羊都有生長記錄、繁殖記錄、配種記錄,還有它的防疫記錄,免疫記錄,每一只都有。

【解說】:在整個羊的身份證件中,每一項都不能少,而防疫指標是最重要的。

【采訪】:中國動物衛生與流行病學中心總獸醫師 王志量:第一你看它有沒有打過疫苗,第二,打了疫苗以后檢驗得怎么樣,抗體是不是合格。

【解說】: 為了防羊瘟,每一只種羊都要打防羊瘟的疫苗。病毒和畜禽的關系就相當于火種和干柴,干柴一旦碰到火種就會被點著。而打疫苗相當于給干柴澆上了水。

【采訪】:中國動物衛生與流行病學中心主任 馬洪超:假如說干柴是干的,我們用火種一點它就著了。如果把它弄濕了,然后再用火柴點,它就點不著了。就是說我們對畜禽打了疫苗,它有了免疫力,再遇到病毒,它就不會發病了。

【解說】:對于打過疫苗的羊來講,由于羊的個體差異等原因,每只羊的抗體水平也不完全相同。出欄的第三關,是通過當地動物檢疫站的采血檢驗。

【采訪】:

記者:你手里拿的是什么呀?

山東省膠州市畜牧獸醫局營海動監站站長 尹懷磊:這管血是上一只羊剛采的血,今天羊場要賣十二只羊,我們對十二只羊每只羊都要進行采血檢測。因為這個場子在我們的轄區內,這個場每次賣羊,我們都要進行把關。

【解說】:這只羊能不能出羊圈,還要看這管血是否能通過檢測。

【采訪】:中國動物衛生與流行病學中心總獸醫師 王志量:別小看這管血,這管血太重要了,它可以看免疫狀況,你說你打過針了,但是這個針打的效果怎樣?我要檢查這里邊的抗體的水平,只有當抗體的水平合格了,我們就說羊瘟免疫合格了。

【解說】:簡單地說,只要羊血中羊瘟抗體合格了,這只羊就可以出欄了。

【采訪】:中國動物衛生與流行病學中心博士 吳曉東:這就是現場采集的羊血,如果羊血中檢測到羊瘟抗體,就說明這只羊對羊瘟這個病有抵抗力,養殖戶就可以放心地把挑選的種羊買回去。

【解說】:專家用這種試劑盒進行檢測,每塊檢測板上都布滿了肉眼看不到的羊瘟抗原。

【采訪】:中國動物衛生與流行病學中心博士 吳曉東:抗原抗體是一一對應的,就像一把鑰匙對應一把鎖。

【解說】:檢測板上羊瘟抗原如果遇到羊瘟抗體,就會發生結合。檢測人員2個小時就能知道羊血中的羊瘟抗體是否合格。

經過這樣專業的檢測,讓老冷高興的是,他選的12只羊的羊瘟抗體都達標了,也就是說這些羊對羊瘟病毒都有免疫力了。在檢疫站給種羊開具放行令,也就是產地檢疫合格證后,老冷就可以放心地把羊兒們買回家了。

專家強調,羊瘟主要通過帶病毒的種羊的引進來傳播的,特別是種羊的遠距離運輸,非常容易把羊瘟傳播到遠距離的地方。

【采訪】:中國動物衛生與流行病學中心總獸醫師 王志量:所以養殖戶在引進種羊的時候,必須經過嚴格的檢疫,才可能引到健康的羊,才可以把這個病拒之于場門之外。

【解說】:目前,盡管羊瘟在我國還沒有被完全消滅,但是,只要提高防疫意識,做好免疫,羊場、檢疫站層層把關,羊瘟是可防可控的。

其實,我國重大動物疫病的防控工作一直走在世界的前列,培養了一批批能打硬仗的專業隊伍。早在新中國的成立之初,我國就成功地消滅了牛瘟。

這位老人今年整整100歲了,他親身參與了我國消滅牛瘟的整個過程?,F今還能回憶起當年的一些情況。

【采訪】:中國動物衛生與流行病學中心主任 馬洪超:毛主席當時怎么說的?

中國動物衛生與流行病學中心 彭匡時:毛主席說牲畜最大的敵人,一個是病多,一個是草缺。

【解說】:在新中國的建國初期,對于一個農牧民家庭來說,牛是家里的頂梁柱。然而,建國以前牛瘟一直是牛的頭號殺手。

中國動物衛生與流行病學中心博士 黃保續:老百姓把它叫做爛腸瘟,從這張圖片可以看出來,腸部粘膜炎癥,出現出血斑甚至是壞死。

【解說】:一旦得了牛瘟,牛很快就會出現炎癥,沒法吃東西,同時會持續拉肚子。

【采訪】:中國動物衛生與流行病學中心主任 馬洪超:昨天還活蹦亂跳的一頭牛,今天說倒就倒了,一個家庭的經濟支柱也就塌了。

【解說】:新中國建國初期牛瘟還很嚴重,農業部統計幾年間就死了29萬頭。國家很快啟動了牛瘟消滅計劃。用了五年時間把平原地區90%的疫情都消滅了,而剩下的疫情主要集中在甘肅、青海和西藏等高海拔地區,是一塊最難啃的硬骨頭。

中國動物衛生與流行病學中心博士 黃保續:這些地區如果不斬草除根,平原地區疫情還會卷土重來,所以疫情最終的殲滅戰就在這里打響了。

【解說】:在高海拔地區消滅牛瘟的過程中,發生了許多鮮為人知的故事。

【采訪】:

中國動物衛生與流行病學中心 彭匡時:在青海,人家老鄉說我們是毛主席派來的,北京的。

中國動物衛生與流行病學中心人事處處長 梁潔:據彭老回憶,當時國家為了攻克高原地區牛瘟這塊堡壘,組織了十幾支小分隊,深入到了青海、西藏、甘肅等高原牧區。這些小分隊當時有個時髦的名字,叫“馬幫防疫隊” 。

【解說】:馬幫是當年西部山區特有的一種運輸方式

【采訪】:中國動物衛生與流行病學中心人事處處長 梁潔:咱們都知道茶馬古道,就是馬幫運輸的,騾馬商隊只有為了商業的目的,才會在那種崇山峻嶺、險象環生的山區道路上徒行。為了消滅牛瘟,我們的防疫隊員必須在這種環境下去奔波。

【解說】:高海拔地區野外作業的艱辛是不言而喻的,高原缺氧、嚴寒和設備的簡陋給防疫隊員設了一道又一道坎兒。而最大的障礙來自于牦牛疫苗的研制。

【采訪】:中國動物衛生與流行病學中心副研究員 王永玲:當年就是用類似于這種疫苗將我國平原地區牛瘟消滅的。

【解說】:專家最初把牛瘟病毒接種在兔子體內,制成的疫苗有效地保護了平原地區的牛群。而由于家畜品種之間存在差異,用這種疫苗去免疫牦牛時,卻不管用了。

【采訪】:中國動物衛生與流行病學中心副研究員 王永玲:牦牛出現了高熱、腹瀉。這種疫苗對牦牛來講并不適用。

【解說】:據彭老回憶,原來,從兔子身上提取的疫苗毒性太大了,牦牛受不了。得減弱疫苗的毒性,牦牛才能夠適應。

【采訪】:中國動物衛生與流行病學中心 彭匡時:我們及時把兔化疫苗改換了。

【解說】:專家發現了一個突破口,他們先把牛瘟病毒接種在兔子身上,隨后把得到的疫苗再接種到高原綿羊身上,讓綿羊當二傳手,可以起到減弱疫苗毒性的作用。這樣,用從綿羊體內提取的弱毒疫苗來給牦牛做防疫,牦牛就能接受了。

正當大家松了一口氣的時候,新的問題又來了。

【采訪】:中國動物衛生與流行病學中心副研究員 王永玲:新疫苗對外界的反應很敏感。高原的超強紫外線、高溫和干燥的氣候,對它有很大的殺傷力。

【解說】:在高原上,新疫苗的有效期只有二十四小時,這就意味著現場制作的疫苗需要在一天之內。但牧民放養的牦牛分散在青藏高原的各個角落,要給每一頭牦牛都要做到現場免疫,必須提前約好老鄉把牦牛集中起來。一個村離另一個村動輒幾十里、上百里,其中的難度也就可想而知了。

【采訪】:中國動物衛生與流行病學中心 彭匡時:任何工作都需要人吃苦耐勞,全心一致的工作。

【解說】:防疫隊最終用了六年攻克下了這塊牛瘟堡壘。1956年,我國宣布消滅牛瘟病毒,比聯合國2010年宣布全球消滅牛瘟的時間提前了五十多年。

牛瘟的消滅,讓當時的養牛戶們消除了心頭大患。而對于現今的養雞戶來講,在每年的三四月份,他們還都在為防雞瘟而擔憂著呢。家住山東省諸城市石橋子鎮的王術軍,已經養了十年蛋雞了,養雞場里有15萬只雞,算當地的養雞大戶。

【采訪】:山東省諸城市石橋子鎮養殖戶 王術軍:每批雞在防治新城疫的時候,我的心里總是不踏實。

【解說】:讓王術軍不踏實的新城疫,就是老百姓最怕的雞瘟。

【采訪】:山東省諸城市石橋子鎮養殖戶 王術軍:新城疫太難防了,防不勝防。一場新城疫,一個禮拜讓我損失了八九萬塊錢。

【解說】:好好的蛋雞一旦發病就不下蛋了,即便下了蛋也是大多是軟殼單、散黃蛋,根本沒法賣。雞瘟嚴重的時候,整個雞群都會全軍覆沒。

山東省諸城市石橋子鎮養殖戶 王術軍:每天死亡100多只雞,搞得我焦頭爛額的。

【解說】:不論是對于養殖戶還是專家,雞瘟都是個老大難問題。為啥一個小小的雞瘟病毒,就這么難防呢?

【采訪】:中國動物衛生與流行病學中心主任 馬洪超:病毒是世界上最小的微生物,幾百年來,人類一直在跟它斗智斗勇,所謂道高一尺,魔高一丈,就是說我們在跟病毒較量的過程中,稍不留神,就會被病毒牽著鼻子走。

【解說】:之所以總被病毒牽著鼻子走,是因為病毒是個百變魔頭。

【采訪】:中國動物衛生與流行病學中心主任 馬洪超:所謂的百變就是它變化太快了,對環境適應的能力太強了,環境稍有變化,它馬上就變。

【解說】:一直以來,打疫苗是防病毒最常用的辦法。而每一種疫苗只能對付同一種病毒。

【采訪】:中國動物衛生與流行病學中心主任 馬洪超:假如病毒是把鎖,疫苗就是那把鑰匙。一定要一把鑰匙開一把鎖。如果病毒稍微變了,鑰匙就不管用了。

【解說】:這就是為什么有些養殖戶給雞也打疫苗了,但是疫苗用得不對,而防不住雞瘟的原因。養殖戶最好在專家的建議下選擇適合的疫苗,對病毒進行精準打擊。

【采訪】:中國動物衛生與流行病學中心博士 劉華雷:針對國內最近幾年新城疫病毒的流行情況,國家成功研發出重組基因7型新城疫疫苗。

【解說】:有了新武器,養殖戶防雞瘟的時候,心里就更有底兒了。

通常疫苗有兩種使用方法,一種是通過肌肉注射,操作和劑量相對容易控制。另一種方式是飲水免疫。

【采訪】:中國動物衛生與流行病學中心博士 劉華雷:俗話說病從口入,對雞也是一樣的,我們采用飲水免疫,就相當于在消化道的入口有了重兵把守,即使病毒來了,雞也不可能通過消化道感染病毒的。

【解說】:飲水免疫方便省事,按理說,雞只要一喝水就能夠在呼吸道形成保護屏障。然而,看起來越簡單的事越容易出問題,雞到底喝沒喝水,即便老養殖戶也很難拿得準。

【采訪】:山東省諸城市石橋子鎮養殖戶 王術軍:是不是每只雞都能喝到,每只雞喝的劑量是不是一樣,這一點讓我最不放心。

【解說】:原來,飲水免疫既要保證每只雞都喝到水了,還要確保每只雞喝到的水量要達標。如果有的雞喝的水太少,甚至有的雞壓根就沒喝到,這樣肯定是不行的。所以在飲水免疫時,就得想辦法讓雞多喝點兒水。在飲水免疫前一定得讓雞渴一段時間。

【采訪】:中國動物衛生與流行病學中心博士 劉華雷:就像人一樣,如果吃飽了喝足了,即使再好的東西它也不想吃、不想喝了,對雞也一樣。

【解說】:夏天要斷水1個多小時,冬天要延長到3個小時。專家發現,有些養殖戶圖省事,用自來水免疫,效果很差。

【采訪】:中國動物衛生與流行病學中心博士 劉華雷:由于疫苗本身非常脆弱,如果水中含有漂白粉或者消毒劑,這些都會影響疫苗的活性。因此我們建議要用蒸餾水,深井水或者涼開水來稀釋疫苗。

【解說】:在疫病的高發期,為了確保萬一,養殖戶還可以打組合拳。

【采訪】:中國動物衛生與流行病學中心博士 劉華雷:在做防疫的時候,我們要做到隨機應變。

【解說】:就蛋雞來說,在開產前,也就是110-120日齡時,要增加一次免疫。由于雞快生蛋了,體內的卵泡正在形成,要消耗大量的營養,這時蛋雞的免疫力水平比較低。除了補打一針之外,最好還要像這樣,通過點眼滴鼻的方法加強免疫。

另外,還可以采用這種噴霧的方式進行免疫。雞通過呼吸,疫苗可以在雞的呼吸道再攔上一道保護屏障。

【采訪】:中國動物衛生與流行病學中心主任 馬洪超:動物防疫搞好了,畜禽建康有了保障,養殖戶吃了定心丸,這樣家財萬貫,帶毛的也就能算了。

【主持人】:三四月份是預防動物疫病的關鍵期,而動物防疫是持久戰,是正在進行時,一直在路上。正是有了養殖戶們和各級防疫部門的層層把關,才會確保廣大消費者的食品安全。
打賞
更多>推薦養羊視頻
網站首頁  |  關于我們  |  聯系方式  |  使用協議  |  版權隱私  |  網站地圖  |  違規舉報
 
琪琪午夜色,久久偷拍人,黄色一区二区,jizz在线观看视频